思考與寫作

單維彰的書摘

思考與寫作, 板坂元著,翟東娜譯,錦繡出版社,1994(日文本出版於 1973 年), ISBN 957-720-194-6

這是 1994 年出版的「新世紀宏關系列‧企業人必讀100」叢書之一, 整套書都譯自日本,而譯者似乎都是大陸人士。 這一套書可能是以贈品的方式進入我家,被忽視了十年之後,我發現了它們, 打算全部捐給圖書館,但是瀏覽書皮之後,決定留下幾冊先閱讀再捐出。 這就是被留置的其中一冊。 這套叢書是為了準備進入廿一世紀而編輯出版的,如今讀來饒富歷史的趣味。 更特別的是,這一冊書被放置在一個特殊的房間,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拿起來讀兩三頁, 因為我的生活方式忽然改變了,很少進那個房間,所以這本書居然讀了五年。

原作者 1922 年生於南京,專攻江戶文學,在劍橋大學、哈佛大學擔任過教職, 英語文能力似乎頗有水準,跟洋人有實際交手的經驗, 而且是在日本人相對弱勢的二戰之後, 因此而有資格在書裡大嘆英、美文學學術界的「無恥」。 這本書出版的時候,他是日本創價女子大學的副校長。

這本書主張先鍛鍊大腦,然後介紹讀書的方法、還有「不讀書」的方法; 用卡片記錄並且組織零碎的知識。 然後介紹「說服」的方法,最後附帶提一些「style」。

以下這一段,是我在這本書裡獲得的最重要資訊。

「科學」這個詞,似乎是明治初年伊藤博文等人造出來的。 據說由於學者批評國政,因而讓學者研究百科之學,即分化成各個領域的專業學問, 不要讓他們關心政治什麼的。這句「百科之學」後來被縮簡為「科學」。 例如,明治十一年九月伊藤博文上奏的〈教育議〉裡, 有「訓導高等學生宜向科學發展,不應將其引向政談」 (中山茂「國學科學」體系日本史叢書十九《科學史》三七九頁)的內容。 由此可見,從明治時起所謂科學政策就是為製造專業傻瓜而策劃的。     (p.54ff)

「說服」的技巧,不完全靠著講理,而要動之以情。 p.110ff 寫著三步心法:要籠絡,把讀者拉到自己這邊;不要被小看,稍微炫耀一下自己的博學、資歷或權威;以各種形式在語言表達上創造節奏,哄人上當。

最近很忙,簡記至此。

[ 回上層 ]


Created: Nov 7, 2018
Last Revised:
© Copyright 2016 Wei-Chang Shann

shann@math.ncu.edu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