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三十年中國教育史

單維彰的私人書摘

陳翊林(1930)。最近三十年中國教育史。上海市:太平洋書店。

這是一本「歷史上的歷史」,此書本身即為歷史,作者幾乎就是當代人, 藉此可以看到靠近第一手的資料與詮釋。 表面上,這本書所指的「30 年」應該是第二十世紀的前三十年。 這可能是行銷手法,因為太平洋書店在民國十九年(西元 1930 年)出版了一系列《最近三十年中國XX史》。 但實際上涵蓋的時間從同治元年 (1862) 設京師同文館起(洋務/自強運動始), 到民國十七年 (1928) 止,共 64 年;但統計數據似乎沒有超過民國十四年的。

全書四編,第一編「緒論」主張教育是隨著政治、經濟、社會而改變的。 在政治上,這段時期中國從專制政治變到民主政治 (我覺得很有趣:當時是北洋政府時期,而人們自以為中國已經實行民主政治), 由家庭經濟變到國民經濟:

〔家庭經濟〕狀況下的教育,從事經濟事業的人,祇須非正式的教育──徒弟制度, 而無待於正式教育──學校教育, 所以經濟教育(實業教育及職業教育)在〔中國過去的〕國家教育上完全沒有位置。     (p.3)
由宗法社會變到國家社會,當時已經提到「都市已成經濟上的重心,不但有資產的人多數匯集到都市來,即受過中等教育以上的人,也大部分匯集到都市來」(p.5);沒想到即使在「北伐」之前,中國的都市化已經這麼明顯了。 至於文化當然也變了,作者舉例說
清末教育宗旨列有尊孔一條,民國以後無之; 清末學校課程自小學以至大學讀經占第一位,民國以後除極短時期的變化外, 學校均不讀經,祇大學本科有「中國哲學」一門經學與子書並列。     (p.7)
關於新、舊教育的課程分別,作者也說得頗有意思: 「舊教育的課程純屬一種文字教育, 而新教育的課程則擴大到與人生的全體都有關涉。」(p.28) 文字教育不就是 literacy 嗎?所以舊教育也是 literacy 導向, 只是第二十一世紀擴充了 literacy 的概念。

作者分析〈舊教育崩潰的次第〉(pp.19-24) 有三個階段:

  1. 改良科舉。加考算學 (1887),舉辦經濟「特科」與「歲舉」(1898), 廢八股詩賦小楷(戊戌政變之後一度復活)。
  2. 遞減科舉 (1903)。其實它是推行新式學堂──壬寅 (1902)、癸卯 (1903) 學制──的配套措施。
  3. 廢止科舉 (1905)。後面這兩個階段實在來得太急,但這也是由於錯失了前面穩健改革的機會。就像高中數學「融入計算機」之議,可能也會像這樣,一旦錯失了穩健改革的時機,到了後來被迫不得不改的時候,反而顯得過份急迫。
而作者也將〈新教育發展的次第〉(p.29ff) 分成三個階段:
  1. 萌芽時期。京師同文館(同治元年,1862)到光緒 28 年 (1902) 初定壬寅學制。
  2. 建立時期。從光緒 29 年 (1903) 施行癸卯學制到辛亥革命。
  3. 改造時期。民國元年到民國 17 年。
此書第二編、第三編、第四編分別闡述以上三個時期的教育。

現在的書籍都將 1902 年(壬寅)初定而未行的學制稱為《欽定學堂章程》, 而將次年 1903(癸卯)修訂且施行的學制稱為《奏定學堂章程》, 但是此書並未如此細分,而皆稱《奏定學堂章程》。 這表現出當時的看法:或許這兩份官方文件僅為前後修訂的同一份文件。 當時光緒已經不能視事,而新學制、廢科舉的千年大事, 在那個茶壺般的小朝廷裡掀起風暴,留下權力傾輒的痕跡,也是很自然的。

作者認為新式學堂以前的教育(包括萌芽期)

可以說是人才教育,而不是國民教育。 ...〔國民教育〕為近代教育的一種精華,為中國從來所沒有,現在方才輸入中國。     (p.61)
我也這樣認為:雖然中國自古有「學」,但是沒有現代意義的「教育」; 「教育」是外來物,對我國文化而言,是全新的外來物, 也許可以快快地「對接」,速成一種表面的適應,但是不能小覷文化入人之深的力量, 對於外來物的內化,以至真正發生改變,需要更長的時間; 我相信我們現在仍處於「對接適應」到「內化改變」的途中, 只是最近的半個世紀──所謂資訊革命時期──科技帶動的社會/政治變遷實在太快, 使得人們一則忙著適應新局而耗盡心力,沒有嫻靜的時間去體悟改變, 二則迅變的生活創造了假象,讓人以為世界向來就是如此瞬變, 而忽略了凝視與思考文化中真實變遷的問題意識。

壬寅學制(張百熙)「完全從日本學制抄來」(p.80), 或許因為如此而未實施,即由張之洞、榮慶會同張百熙重訂,隔年得以公布實施, 即壬癸學制,正式名稱是《奏定學堂章程》。 這是一份最多長達 25 年的學制(不含年限不定的學前教育「蒙養院」), 如果完成最高級的「通儒院」可能已經 30 歲了,我想像它就是博士學位; 博士學位從新式學制的一開始就正式列在裡面,顯得它好像是「應該」讀的學位似的。 「初等教育階段」分成五年的初等小學與四年的高等小學,我想像後者相當於初中。 「中等教育階段」是五年的「中學堂」或「初級師範」或「中等實業學堂」(五到八年)。 這份官方學制已經規畫了「補習教育」,其理由不難想像:因為這是一個「大變」的學制, 許多適齡的在學學生必須從原本的學習路徑中轉銜而來,很可能需要補習, 而政府承認這種需求,因此安排各階段的補習教育。 與「初等小學堂」同級的有「藝徒學堂」, 這是很務實的規畫,但是它可能打一開始就不受青睞。

[ 回上層 ]


Created: July 10, 2022
Last Revised: 7/13
© Copyright 2022 Wei-Chang Shann 單維彰     [Home Page]
shann@math.ncu.edu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