計算機融入

從 108 課綱起, 「正確使用工具」或者「善用工具」即成為數學教育興革的主要理念之一。 它也是作者自從西元 1991 年加入中央大學數學系團隊, 自前輩王九逵、華洋、黃華民、陳弘毅、李宗元教授等人繼承而來的教育主張:

數學+電腦,升級人的大腦

呼籲「考試准用計算機」

這裡指的是國中、高中階段的數學考試。 整體而言(至少「表面上」)各界並不質疑計算機在數學教學與學習上的正面價值。 既然如此,本文不再論述計算機在教學活動中的價值,而專注於「考試准用」。
大考准用計算機的風險與對策芻議
在 108 課綱上路之前,教育部曾經有個「協作中心」。 在那裡討論「大考准用計算機」的相關議題時, 負責學測與指考、統測、會考的三個單位代表, 都說「大考准用計算機」有實施的困難。 唯獨(時任)大考中心主任的劉孟奇教授(後來轉任教育部次長) 說了比較具有行動方案的話。 關鍵問題是「在高風險考試中如何防弊?」 本文比較臺灣、香港、新加坡的大學錄取率, 探究臺灣的學測究竟是多麼「高風險」的考試? 然後探討劉次長在大考中心主任的座位上,曾經提出的方案。

德國「教育 4.0」國家策略的啟示
我們都有此印象:德國人擅長規劃,並能一板一眼地執行。 德國也是工業生產的強國,特別是機械與化學工業的生產。 在「電腦科技」以 AI、IoT、Big Data、AR/VR 之新面貌轉變形象的時候, 德國的國家策略是將它們用來升級自己現有的強項,稱之為「工業 4.0」。 一項負責任的國家策略,必須整體考量。 於是出現了「教育 4.0」;簡單來說,它對準了「工業 4.0」的需求。 國家的教育政策,當然要對準整個國家的產業發展政策。 本文推介薛欣怡、蔡清華關於「德國教育 4.0」的論文,並分享我所得的啟示。

不支持考試准用計算機的意見彙整與釋疑
鄭英豪教授(臺北市立大學)彙整了一份 2018、19 年「非正向支持計算機融入數學課程」的意見清單,分享給我,並囑咐應該要考慮這個制度的改變所引發的疑慮與不安, 提出解決或合理化的說法。鄭教授所言甚是。 細看之下,其實大部分意見關心的是「考試准用」,而不在於教學活動中的使用。
[ 回單維彰的教育專頁 ]


Created: Oct 1, 2020
Last Revised:
© Copyright 2020 Wei-Chang Shann 單維彰     [Home Page]
shann@math.ncu.edu.tw